首页 电影 连续剧 综艺 动漫 资讯 排行

说电影《我的姐姐》

《说电影《我的姐姐》》 - 你叫我姐姐这是什么电视剧说电影《我的姐姐》

热门推荐

在电影中张子枫面临着两个挑战,其一是和弟弟的对手戏,电影中除了弟弟,每个人的演技都很厉害,这就很考验张子枫,她要如何跟这个懵懂的弟弟演对手戏呢?其二是自我成长的心理蜕变,张子枫没有经历过这样的事情,所以如何演出符合年龄的真实感和特殊经历的沧桑感是个难点。从张子枫的表现上看,她的答卷很优秀,这部电影很可能会斩获大奖,张子枫也将走上大女主的道路。她之所以这么优秀,跟体验式演技是分不开的。比如哭戏,全片哭戏众多,经常会给张子枫一些怼脸的镜头,这个时候如果表情不到位就会很出戏,显得矫情。这种哭戏不好演,如果气氛不到位,没有角色代入感是哭不好的,从这个角度看张子枫属于天赋型演员。张子枫的那些妈妈粉、长辈粉也在看过这部电影后转变心态,她已经像安然一样开始走自己的路,已经长大了。值得一提的是,张子枫虽然值得称赞,但在电影中还有个更厉害的戏骨,她就是饰演姑妈的朱媛媛。在电影开始的时候,安然失去父母机械似的鞠躬谢礼,舅舅失去姐姐,仍不分场合的调侃,称“黄泉路上无老幼。”姑妈失去弟弟失声痛哭,当有人来时她又要收起情绪招待客人。这种成年人情绪崩溃,又不能随便发泄情绪的感觉,被朱媛媛演出来了。随着影片深入,我们发现姑妈是一个善于道德绑架的角色。在抚养弟弟的问题上舅舅最支持安然,无论安然有什么想法舅舅都不拦着,姑妈则教育安然说她现在的首要任务是把弟弟好好养大。原来姑妈也是“姐姐”身份的受害者,却因为不自知,想让安然成为下一个自己。同时,姑妈的悲剧还不止于此,因为丈夫瘫痪,她一个人负责全家的日常生活,一天下来只有晚上的时候才能坐在椅子上休息一会。这样无私的代价或许是放弃梦想,影片中姑妈家的水晶灯和周遭的事物形成鲜明对比,一个小市民,怎么会有这样的审美和兴趣呢?因此,水晶灯可能代表姑妈的青春,那个时候她很美丽,很璀璨,就像水晶灯一样,但现在已经蒙尘了。电影中姑妈在医院有一场打架戏,安然看到患有子痫生命垂危的孕妇,和她的两个女儿时触景生情,跟孕妇喊话:你已经有两个女儿了,你人没了,生个儿子有什么用,儿子真的就这么好吗?病人丈夫推倒安然,紧跟着姑妈急了。在生活中姑妈可以付出、牺牲,买一杯咖啡可能自己只是舔杯子边缘,但真有事的时候姑妈还是很硬气的。二人关系破冰后,我们才看懂姑妈的为人,在老一辈的观念中没有什么付出、牺牲、应不应该,她们觉得



我的姐姐这部电影的结局如何?

这部电影的结局是比较开放的,也并不清楚姐姐到底有没有把弟弟送到别人家里。